楊淑瑛的專用網頁

一個身心障礙大學生,寫給障礙生學弟妹的一封信

各位老師們,您好:

 

  國教署聽障服務中心提供全國聽障生巡迴輔導服務,並將不定期提供有關聽障生升學、就業、輔具、福利以及心理輔導等資訊,老師們可以多加運用這些資源於聽障學生的輔導上。

 

  本次提供的網路文章係來自台師大國文系學生的心得分享,裡面有對身心障礙生升學大專校院甄試有獨到的分析與見解,以及其在大學生活的心得,老師們可以善加利用這些新聞資訊提供學生在升學輔導上的思考方向。

 

 

 

 

一個身心障礙大學生,寫給障礙生學弟妹的一封信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

文:邱羽逢(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學生)

嗨,年輕人:

這一周,想必你剛剛考完進入大學的身心障礙甄試,覺得難嗎?還是出乎意料的簡單?我想趁這個你即將成為大學生的獨特時刻,和你談談甄試、障礙還有大學。

在這個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想必你覺得徬徨,無助,甚至有點不知所措;但請你想一想過去三年的高中生活,再仔細地回味一次所經歷的過往,因為你的生活,將迎來一段不可思議的微妙變化。

學習失去,珍惜過去,擁抱未來

剛升上大一的時候,我的課不多,常常只有早上八點的課上完就回家了,我的生活從高中的多彩多姿,瞬間掉到只有一個人的時間裡;學校關心我的班導師、特教老師,每天早上跟我說早安的慈祥校長,都在頃刻之間,消失不見。

你可能會覺得很難過,很失落,但調適自己在大學裡是很重要的課題,大學的活動很多,小團體更多;但千萬別因為你的障礙侷限了你自己在大學的發展,失去了過往的溫暖支持,你可以找新的歸屬,新的家,系學會就是個不錯的選項。

我現在大三,不敢說已經很成熟,但我慢慢知道;只有在國高中階段,特殊教育的支持才會無條件地給予你所需的支援,大學的教授很好,同學也不錯,但他們沒有義務要幫你抬輪椅,做課後輔導;所以我才學習開始珍惜過去我有的一切,偶而回學校找老師哭訴委屈。但你必須學習社交,學習高等教育裡的社會化,相信我,這對從小受人保護的我們,是一個很好的蛻變機會。

未來的樣子是甚麼?沒有人清楚答案。但我覺得探索是很重要的一環,中學的時候,我們常常因為自己先天的限制,不能從事很多我們本身想進行的活動;而大學不一樣了,學校的自由風氣影響著你的一切,你可以嘗試跟好友一起出國玩,你或許可以偶爾翹翹課,去探索你以前從未碰觸的未知,重要的是,身體的束縛,已經不再重要,珍惜已經展開的未來。

 
大學,應該重新定義「障礙」

從小到大,我總以為班上只有我一個障礙生,認為或許這個世界只有我一個是特殊的;總是需要人家幫忙,可能是上下樓梯,可能是午餐時間的打飯工作。但到了大學,你會在一個叫資源教室的地方尋找到和你一樣的折翼天使,過了很久之後,我才知道;原來特殊的學生不是只有我一個,他們一樣可以很優秀,障礙已經不是他們求學路上的絆腳石了。

大學,因為其自由的發展,或許每個人都有點障礙,只是需求不同,優勢能力也不再只有一套標準答案,何謂障礙?何謂正常?在大學裡值得你好好尋找與思考。

談大學裡的特殊教育

特殊教育這四個字,對你我來說不是一門學術專業的科目,而是一個實際每天在生活中上演的事情,但就我的觀察,特殊教育的發展到了高等教育的階段,有更顯著的轉變:你必須主動地去尋找對應的支援

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思考,障礙學生可以開始學習去主導特殊教育的發展,推動身心障礙學生自治,學習倡議,為自己打造一套障礙者合適的教育制度或是社會福利政策等,特殊教育應該是甚麼樣子?在自由大學裡面,身心障礙學生不應該仍然是被動的接受服務的那一端,「付出」和「爭取」,或許才是大學身障生應該學習的新課題。

考完甄試以後,你要填志願,你要以期待的心情迎接嶄新的大學生活;但你可曾思考過甄試的體制、題目鑑別度是有問題的。雖然甄試的名額看似供過於求,但各大學的開缺比例卻十分極端,身心障礙的學生,應該也可以和一般學生一樣,可以隨心所欲地選擇自己想要的科系,而試題的改革,我們更應該主動地告訴教育部以及我們的父母:其實我沒那麼笨,我值得更好的考驗。

最後,你準備好迎接大學的洗禮了嗎?在這之後的一切一定會和你想的不一樣。但年輕人,你雖然是身心障礙者,雖然會有著更多的衝擊,但相信我,你比自己以為的還能夠做得更多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